戏里不知身是客

【2022-03-17】

  “啪”的一声,街市里一个年轻人被撞了,散落了满地的银子。“谁抢了我的银子,快还回来。”

  孩子们的读书声不断地从私塾中传来: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几个孩童在一位先生的辅导下正读着《三字经》。

  游弋在山西平遥古城里,此情此景让游人似乎置身于130年前,颇有恍如隔世的感觉。其实,这是一场正在上演的情景体验剧《又见平遥》的演出现场。

  《又见平遥》,是知名导演王潮歌带领“印象团队”在我国北方地区独创的第一个大型情景演艺项目,是由室外实景演出走向室内情景体验的首次突破。该剧融合了传统与现代的元素,将戏剧、舞蹈、影像、音乐等元素完美呈现。

  来到演出的剧场,记者看到,其与现存的平遥古城墙仅相隔百米,占地有1.2万平方米,用黄土和青瓦打造,设计独特,没有前厅和主入场口,没有山水实景,也没有传统舞台,只有高度浓缩的仿古建筑群以及高大古老的平遥城墙。

  在这些古建筑群里坐落着镖局、票号、牌楼、街市、赵家大院、南门广场,甚至绸缎庄、当铺等等。整个剧场俨然是一个庞大的晋商文化博物馆。

  大戏开演。上百个演员扮演的各种角色,与观众一起穿梭于剧场的大街小巷,小商小贩不时吆喝、叫卖。如果不是着装差异,很难分辨出谁是演员,谁又是观众。

  在90分钟的演出里,在每个不同形态的主题空间,都会有一位主持人在聚光灯下讲述城堡里发生的陈年往事,引导观众进入故事场景,剧中人物也一个个随之出场亮相,进入观众视线。观看演出时,观众可以随意选择不同的入口进入剧场;可以在剧场繁华热闹的街市中自由穿行往来,进出于每一个宅院和店铺;可以与演员牵手对话,零距离接触。如此流动的舞台和流动的观众席,让观众时而是看客,时而又是表演者。

  而在体验演出的同时,观众还能从剧场演艺区方形平面分割出的A、B、C、D四个相对独立的体验区空间,了解到山西晋商文化中的镖局文化、家族文化以及山西传统的礼仪文化、面食文化等28种特色文化。

  对此,导演王潮歌说:“情境体验剧完全颠覆了传统的表达形式,会让观众有不同的感觉,享受多元的体验。这部戏不仅仅是一次舞台演出的革命,更是艺术家的一次历险。”

  《又见平遥》讲述了一个伤感的晋商故事:清朝末期,票号王家第六代单传、王掌柜唯一的儿子被沙俄绑架。为了营救王家唯一的血脉,平遥城票号东家赵易硕抵尽家产,带着同兴公镖局232名镖师,前往沙俄解救人质。7年后,赵易硕和镖师全部客死他乡,王家的血脉却得以延续。

  故事背后展现的是传承在晋商血脉中的诚信精神。正如挂在城中的宣传语那样,“一节30万的MBA,不如看场剧”、“我们做的不是生意,是德行”

  他们的微博也如是表达着他们的理念:“诚信和仁义是晋商文化的精髓所在,《又见平遥》正是一部反映晋商文化的大型情境体验剧,我们的企业也会本着诚信和仁义这种晋商精神,给广大游客和网友奉献更精彩的演出。”

  “这不单纯是一场演出,如果说古城展示的是历史,《又见平遥》则展示的是精神。”平遥县印象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在盼说。

  已做过7部“印象系列”剧的王潮歌说,“印象系列”就是实景演出,从《印象刘三姐》到《印象丽江》再到《印象西湖》等,都是以山水为核心。

  “在北方不太适合做室外,冬天能把大家冻够呛,平遥古城不是大山水,完全是人文的特征,所以想要艺术再现的话,不是要接近它,而是稍微出离一点,在外围赞美它,所以要在这里盖个大剧场。这样,有一个是实景,叫印象;有一个是室内,叫又见。像我们戏里演的一样,它是又一次见到,像我又一次看到我的父母、看到我的祖先、我的前生来世一样。”

  当剧场人群中突然有人喊,“南门出事了”,街道上所有的店铺都一下子关了门。

  在风雨飘摇、电闪雷鸣中,一群镖师演员像“超人”一般,冲破城墙,横空而出,在数米高的布景城墙峭壁上,忽上忽下,钻进钻出,时隐时现。他们悬空做着各种高难度的杂技、舞蹈动作,这一场景在现代化声、光、电的映衬下,令人惊叹不已。

  原生态的真实表演,边走边看的零距离享受,仿佛让人走进了一幅动感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真真切切体验到了传统文化的魅力所在 。

  采访中,记者也了解,《又见平遥》在平遥县上演的半年多时间里已演出470多场,观演人数 23万余人次,场均上座率在60%左右。

  对于这部为观众营造出神奇“又见”效果的《又见平遥》,平遥县县长曹治胜看得似乎更深,他说:“《又见平遥》既是文化产业创新的大戏,又是旅游发展的标杆项目,同时也为我们搭建了招商引资的平台,它将催生不可估量的文化产业链。”